国际旅行卫生健康咨询网

广东登革热:措手不及的新课题

时间:2014-10-18  来源: 经济观察报

  国庆节的最后两天,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国强率调研组来到广州,先后到广州市白云区、番禺区社区和大学校园了解蚊虫消杀情况,接着又到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嘉禾院区看望病人。“广东登革热疫情形势依然严峻,防控工作仍然存有盲点,不能麻痹懈怠。”其在登革热防控工作汇报会上如是说。

  始于今年6月的登革热疫情,在经过3个月的平稳期后,感染病例数出现了“爆发”式增长。截至10月15日零时,广东全省共有20个地级市累计报告登革热病例33793例,比去年全年的2894例多了10倍,累计报告死亡病例6例。

  在广东的登革热疫情中,广州又以28477例确诊病例,5例死亡病例成为广东登革热疫情的重灾区。而在广州病例最多的白云区,确诊病例数量为8599例,而该区在9月底至10中旬短短半个月之内增长了7000多例确诊患者,死亡病例3例。

  登革热原本只是一种不算严重的病情,其重症和死亡率甚至比流感还低,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它在广东和广州大面积爆发?登革热疫情的爆发,又为基层卫生防疫提供哪些经验和教训?

  疫情

  传统传染病收治医院——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(以下简称“市八院”)住院部七楼原本是肝病病房区,现在成了登革热病人的隔离病房。

  黄大伟(化名)就是一位在白云区打工的登革热确诊病人,经济观察报记者看到他的时候,他刚输完液,坐在病床上,精神看上去还不错。黄大伟说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感染登革热。

  而根据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官网的登革热疫情通报显示,黄大伟所在的白云区仅在9月25日一天就增加了205例确诊病例,成为广州市确诊病例最多的区域。在国庆过后的多天里,白云区每天新增病例数四五百例之多,截至10月15日,白云区的累计确诊病例达8599例,占广州全部确诊病例数的三成。

  为什么白云区的疫情在9月底到10月中旬短短半个月内增长7000多例?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张永慧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,根据登革热的特点,会存在隐性患者的可能。刚开始广州的其它区域确诊数量较多,但是白云区可能早就潜伏了一批隐性患者,等到这个区域的蚊子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爆发。另外,白云区环境复杂、人口密集、人员动员缓慢,更容易为蚊媒提供孳生的土壤。除了城市环境问题之外,经济观察报还从广东省疾控中心了解到,广东今年登革热“凶猛”大致有以下几点原因:登革热具有周期性流行的特点,每三至五年大爆发一次,今年刚好是登革热流行高峰期;今年东南亚和南美国家登革热疫情持续高发,而广东与这些地区经贸外来密切,导致输入病例明显增加;此外今年广东雨水相比去年同期没有增加,而广东中部广州及珠三角地区的雨水量则比去年要多,同时温度较去年同期上升了0.4-0.6度,蚊媒对气温高度敏感,气温微妙的上升都会导致蚊子剧烈繁殖。在众多因素的作用下,一种原本重症和死亡率比流感还低的疾病,竟然形成了一次大规模的疫情。

  医院救治能力遇挑战

  9月24日,黄大伟开始发高烧,并迅速窜到39度,全身酸痛,最开始他以为是感冒,跑到白云区的社区医院打吊针,烧还是没有退下来。而后他又到一家基层医院,在那里抽了血,医生告诉他血小板很低,有可能是登革热,但并不能完全确诊。6天以来,黄大伟高烧不退,直到10月1日来到市八医院。

  在这里,像黄大伟这样辗转多家医院的病人还有不少。在黄大伟隔壁床的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,高烧后到某二级医院就诊,医生诊断为病毒性发烧,并没有要求住院;另一间病房里,一位在广州白云区打工的青年9月底一直咳嗽和发烧,先后在多家医院和私人诊所看病,医生对他的诊断是支气管炎;一位中年男士最初在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就诊,后来因为病情严重医生建议他转院。

  他们均是到市八医院后才被确诊为登革热,有些甚至已经出现了器官出血。“就基层医院实验室的检测手段,在确诊登革热上还存在一些难度。”白云区某医院医务科的一位科长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。

  据了解,目前广州市筛查登革热病例的检测手段主要是核酸、抗体和抗原检测三种,其中以核酸最为准确,而抗原检测的效果则比抗体好,然而由于各医院实验室条件各异,三级甲等医院一般都已经具备了完善的检测手段,很多医院可以用核酸来做检测,但是二级甲等医院的登革热实验试剂在国庆期间才基本配备到位。“广州十多年来第一次爆发这么大规模疫情,很多基层医院的实验诊断跟不上。”上述医务科科长说。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,往年二甲医院发现疑似登革热病例,血液样本都是送到市疾控中心或市八医院做检测。今年疫情出现后,虽然有的医院开始做抗体检测,但准确性不高;国庆节期间疫情爆发后,才又购买了抗原的试剂,开始做登革热病毒的抗原检测;而由于核酸检测收费价格较高,目前还没有开展。即便是抗原试剂,目前也已经开始紧缺,为了防止试剂不够用,政府开放了相关绿色通道,指定试剂使用,之后再让医院补充审批手续。

  登革热确诊病例的激增对医院的接诊能力也是不小的挑战。6月至9月,市第八院已收治500多名登革热病患,门诊排查人数更是由以往的日均300人次激增到460人次以上。除了定点收治医院以外,其它三甲医院也是人满为患。大医院床位有限,收治不了这么多病人,而让登革热的患者在外散居,又可能会交叉感染,防控形势的严峻性已摆在眼前。

  为了增强对登革热患者的救治能力,一些医院不得不搭建临时隔离病区。广东药学院附属第三医院的一位医生向经济观察报表示,“在没有组建隔离病区前,我们是绝对不敢收治登革热病人的。如果把患者收到其它科室,和其他类型的病患住在一起,会导致交叉感染,即便是疑似登革热患者也存在这种风险,这是违规的。”目前该医院已经收治了约100个疑似或确诊病人,占医院全部床位的四分之一。

  9月5日,广州市卫生局下发《关于进一步做好登革热临床救治工作的通知》,文件中除了再次确定四家登革热重症病例救治医院外,还明确了“广州市二级以上有感染科的医院作为登革热普通病例定点收治医院”,同时规定如发现符合条件的医院在收治病人上存在推诿现象可拨打12320卫生热线举报。

  长效机制待建立

  对于此次疫情爆发,一些医务人员表示,“广州应该早点灭蚊,3月就可以灭了,尤其像白云区这种环境差的地区,等疫情蔓延开再采取措施根本来不及。”据广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爱国卫生管理处处长伍任初介绍,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下,早期以蚊虫孳生地的处理为主,之后每个月会有一次的灭蚊行动。

  今年3月,广州曾对129条街道做了蚊虫孳生地调查,调查显示布雷图指数比较低,平均在4以下(疫情防控要求水平:布雷图指数<5);4月到6月间,广州每月均组织综合型的“除四害”行动;进入7月,蚊子增多,灭蚊的频率也有所增加,一个星期会进行一次灭蚊行动。此外,各区、街道也会根据实际情况开展消杀工作。

  但不利的局面是广州今年天气潮热时间长,东南亚又大规模暴发疫情,而且年初已发现外来输入型登革热病例。张永慧认为,扑灭登革热疫情的关键不在于消杀蚊子的次数,而在于是否能彻底地进行消杀,尤其是在蚊媒还没有进行大量繁殖的时候,及时将其扼杀掉。对于消灭登革热疫情,治本的方法在于清理积水和治理环境,这需要全体民众的积极行动。

  但是居民缺乏主动清理花盆、托盘,阳台、天台的汽水瓶等容器积水的意识;在居委会工作人员到居民家院落中清理积水时也不配合,有的把工作人员拒之门外,有的甚至向工作人员扔砖头。

  伍任初亦向经济观察报强调了发动群众的重要性。他在走访时发现,有些街道脏乱差问题突出,仿佛整个垃圾场一般。但街道的工作人员不会想到发动群众把街道先清理干净再喷药,而是直接对着“垃圾场”就喷了,灭蚊的效果肯定大打折扣。

  面对突如其来爆发的疫情,各方都显得有点“措手不及”。“这次大规模爆发的疫情的确是一个深刻的教训。”张永慧坦言,广东各地市、各级部门都在反思,广东这么多年把精力主要集中在死亡率高、突发性强、应急的大病上,而对于登革热这种重症和死亡率甚至比流感还低的疾病,如何建立预防和控制的长效机制,包括技术部门早期建立预警模型、医疗部门及早地诊断和治疗、环境的治理、有效地动员社会力量等都提出了新的课题。

附件: